偏岩资讯>科技>最有权威的博彩公司-起底绿驰汽车融资迷局:被曝拖欠项目款2700万欧元 > 正文

最有权威的博彩公司-起底绿驰汽车融资迷局:被曝拖欠项目款2700万欧元

起底绿驰汽车融资迷局 被曝拖欠项目款2700万欧元A00项目受阻张珩,陈茂利,石英婧“我们怀疑整个绿驰汽车项目是骗局。”近日,绿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被媒体曝出拖欠了I.DE.A项目款2700万欧元。根据I.DE.A出示的会议纪要显示,双方同意在2018年1月份签署A00项目合同,并且在12月底之前,绿驰汽车向I.DE.A支付200万欧元的合同预付款,用于I.DE.A的资金周转。但是Morali称,绿

最有权威的博彩公司-起底绿驰汽车融资迷局:被曝拖欠项目款2700万欧元

最有权威的博彩公司,起底绿驰汽车融资迷局 被曝拖欠项目款2700万欧元

A00项目受阻

张珩,陈茂利,石英婧

“我们怀疑整个绿驰汽车项目是骗局。”意大利I.DE.A设计公司(以下简称“I.DE.A”)CEO Morali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近日,绿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驰汽车”)被媒体曝出拖欠了I.DE.A项目款2700万欧元。

对于2700万欧元的项目款一事,记者分别采访了绿驰汽车副总裁梁啸和Morali,试图探寻事实的真相。I.DE.A方面称:“2700万欧元是对方欠我们的欠款,主要包括A00项目的600万欧元,约定要付,结果没付,外加MOU(谅解备忘录)中2000万欧元的违约赔偿金,还有就是日内瓦国际车展过程中的一些支出,一共是2700万欧元。”绿驰汽车对此强烈否认,认为是“无中生有”。那么2700万欧元项目款的“罗生门”,究竟谁在“说谎”?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除了在A00项目出现分歧之外,就此前双方签订的合作备忘录中约定收购I.DE.A资产一事,也因在尽职调查(以下简称“尽调”)上的分歧而搁浅。在尽调一事上,对于事情原委双方也各执一词,表述多有“掐架”之处。

值得关注的是,在绿驰汽车身陷欠款“绯闻”的同时,其背后“前金主”中能东道集团(以下简称“中能东道”)也被媒体曝出“打着上市的旗号”出售“原始股”面向社会公众筹资。对于此事,绿驰汽车一位高管表示,绿驰汽车和中能东道现在已经没有股份上的关系。

分手加欠款,那么金星超级轿跑(以下简称“金星”)预计将于2019年底起在意大利接受定制生产是否还能兑现,在目前新能源生产资质紧缺的情况下,绿驰汽车又如何实现“量产”?

谁阻止了尽职调查?

绿驰汽车和I.DE.A的合作始于金星。从去年6月底项目启动到今年的日内瓦国际车展展出,双方在金星上的合作比较顺利,“绿驰汽车的每一笔项目款都通过香港中能东道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流入I.DE.A,总计约600万欧元。”Morali告诉记者。

在金星顺利进展的同时,绿驰汽车与I.DE.A母公司在去年7月底达成了合资组建绿驰汽车意大利公司(以下简称“绿驰意大利”)的意向。双方约定绿驰意大利成立以后,由绿驰意大利购买I.DE.A资产。此外,绿驰意大利还计划收购博通工厂(Caprie)作为绿驰意大利和I.DE.A新总部的所在地。

但是随后,双方在尽调环节产生了重大分歧。“I.DE.A把尽调分为两部分,要求在完成第一部分尽调后就先付一部分钱,我们想在完成所有的尽调再决定收购的方式和价格。”梁啸表示,“我们在先前签订了一个价格,但不是最终的成交价,因为尽调之后,我们需要向政府备案,只有政府备案通过后才可以收购。”

梁啸称,绿驰汽车在去年10月份委托了意大利一家律所展开尽调,但I.DE.A对此并不配合。绿驰汽车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律师事务所往来邮件显示,在2018年1月19日,律师事务所已经完成了对于技术平台和商标的尽调,但是没有获得后续尽调的资料。

Morali则表示,双方应该在去年9月8日之前完成尽调,但是绿驰汽车一直等到12月份才委托意大利一家律所展开尽调。律所的尽调的确被终止了,但并不是因为I.DE.A的阻挠。

I.DE.A出示的会议纪要显示,绿驰应在完成商标和技术平台的尽调之后,向I.DE.A支付1000万欧元,支付完成后,I.DE.A必须向当地法院公开固定资产、人员、软件设施等数据,方便绿驰汽车完成对于I.DE.A的尽调后,双方各支付900万欧元投资绿驰意大利,并同步完成对于I.DE.A的收购工作。

另一方面,Morali还表示,在去年7月底双方签订了合约之后,绿驰汽车就一直对外宣传I.DE.A已经被绿驰汽车所收购。他说:“绿驰的宣传导致所有的潜在客户认为I.DE.A已经不再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我们在意大利很难找到客户了。”

“绿驰汽车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宣称过已经完成对I.DE.A的收购,我们不可能在收购未完成阶段就宣称这家公司属于我们,I.DE.A找不到客户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梁啸表示,“我们收购的是I.DE.A的资产,不是股权,我们只是想把I.DE.A的资产包装到绿驰意大利之中,而收购股权意味着承担所有的债务,这是公司不希望遇到的情况。”

A00项目未通过政府备案?

今年1月份,绿驰汽车与I.DE.A达成共识启动A00城市电动车项目。根据I.DE.A出示的会议纪要显示,双方同意在2018年1月份签署A00项目合同,并且在12月底之前,绿驰汽车向I.DE.A支付200万欧元的合同预付款,用于I.DE.A的资金周转。

但是Morali称,绿驰汽车的款项一直未能支付。鉴于项目进度,I.DE.A从绿驰意大利账户上提取了182万欧元用于A00项目上。Morali表示,自己作为绿驰意大利的董事,在先前的董事会上已经获得了权力自行支配这些资金,不是非法挪用,待绿驰汽车完成后续付款,I.DE.A将把这些款项放回绿驰意大利的账户上。

“我在交流时明确说过,这笔钱是用来购买博通工厂的,从来没有给过他们(I.DE.A)挪用资金的许可,更何况,他们在挪用资金时也从来没有通知我们。”梁啸表示。

为何绿驰汽车没有按照约定支付A00项目款项?梁啸表示,主要是因为A00项目金额太大,需要向上海外管局、工信委、工商局、税务局多个政府部门备案,在合同备案方面遇到了阻碍。为此,I.DE.A和绿驰汽车签订了两份总计200万欧元的借款合同,保证A00项目的开发和日内瓦车展的顺利展出,Morali表示,I.DE.A收到了187万欧元,这也是绿驰汽车支付的最后两笔款项。

金星在车展上备受关注的同时,绿驰汽车3月9日组织了100多位供应商和客户参观了意大利博通工厂。根据双方在1月15日签订的文件显示,绿驰汽车要求I.DE.A保证在客户参观工厂时只有绿驰汽车的标志,但参观时并未完成对博通工厂的收购。

参观结束后,一切似乎陷入了僵局。3月底,意大利法院方面表示可以收购博通工厂,I.DE.A要求绿驰汽车支付200万欧元的购买费用,但是绿驰汽车方面表示,绿驰意大利账户上的200万欧元就是购买博通工厂的费用,但被I.DE.A挪用了。

4月20日,双方由于A00项目再起冲突,绿驰汽车向I.DE.A发送了律师函,要求停止A00项目。为此,Morali认为,绿驰汽车不仅在收购上违约,此外,A00项目也违约,因为项目终止需要提前6个月通知。

梁啸反驳称,“绿驰汽车在3月份的时候发现A00项目的投资可能会受阻,但也向I.DE.A表示备案应该能下来。合同也规定了,只有在政府备案完成的情况下,合同才能完全生效。”尽管记者希望双方提供完整的合同文件,但涉事双方都表示合同涉及机密而未能出示。5月24日,记者从梁啸获知,由于今年外汇政策持紧,导致A00备案未能通过。

由于双方矛盾激化,金星被I.DE.A扣留在意大利。梁啸称:“绿驰汽车希望金星能够运回国参加北京国际车展,即使赶不上也能够参加以后的车展,公司对于金星有完全的所有权,I.DE.A扣押金星是非法的。”但I.DE.A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绿驰汽车明确表示不需要将金星运回国内参加北京国际车展。Morali表示,扣留金星是为敦促绿驰汽车还钱。

骗局?背后“前金主”利用原始股筹资

在绿驰汽车曝出拖欠项目款项的同时,其背后“前金主”中能东道也被曝靠出售“原始股”吸纳社会资金,子公司中能万源(北京)汽车销售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中能万源”)曾在多个省份以招商会的形式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公开资料显示,绿驰汽车是由中能东道、中能资本、中能东道(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联合成立的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

一位社会投资者向记者爆料称,中能东道以旗下的中能万源、绿驰汽车以及中能国盛动力电池技术(北京)股份公司等公司规划上市为由向社会公众出售“原始股”。“会上说,母公司(中能东道)1月份上市,国盛电池也要上市,绿驰汽车计划在美国上市。但一直拖到今年3月份中能东道也没有上市,4月份网上曝出很多关于他们公司的很多负面新闻,我就觉得不对劲。”上述社会投资者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与上述投资者对接的是中能万源杭州分部的一位吴姓董事,上述吴姓董事曾多次发消息推荐投资者购买“原始股”,“中能东道将于年底上市,上市敲钟复牌时间基本已定。”此外吴姓董事在向投资者推荐购买中能东道及旗下公司原始股时,有不实及夸大言论,如“打败特斯拉,超过比亚迪”“巴菲特、红杉资本、高盛都要加入”等。对于此事记者向绿驰汽车一位高管求证,对方表示,现在“绿驰汽车和中能东道在股份上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据了解,绿驰汽车正在与中能东道“闹分手”,在这个节点上“分手”是为了撇清出售“原始股”集资的负面还是下定决心“正正经经”造车?梁啸表示,中能东道曾经是绿驰汽车的大股东,但是未来绿驰汽车不会和中能东道有什么关系,也不会使用中能东道的产业中心,会寻找新车的代工基地,现在正在洽谈合作中,至于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与此同时,梁啸还回应了绿驰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驰出行”)涉嫌向公众集资一事。梁啸称,对方曾经主动寻找绿驰汽车要求收购,成为绿驰汽车的子公司。但是很快,绿驰汽车发现了对方的行为,立即终止了合作,现在的绿驰出行已经和绿驰汽车没有关系。

公开报道显示,绿驰出行正在招募“车主合伙人”,只要花25万元购买一辆野马U能E350电动车,然后将车放在共享平台上运营,就可获得包括车辆运营收益、股权分红和上市股权变现等多项收益。而每辆车的佣金收益上,“车主合伙人”可从车辆每天实际订单收益中获得40%,5年预期收益可达25.244万元,5年保底收益1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野马U能”系列是绿驰汽车前母公司中能东道和四川野马汽车的合作代工项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行业资深律师向记者表示,这种运营方式涉嫌“非法集资”。对此,梁啸表示,我们是一群真正做车的人,至于其他的我们也不太清楚,尽管造车很难,但我们一定会把车造得很好。至于如何解决生产资质的问题,梁啸称,正在洽谈代工合作。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